今日城市-不止是新闻

您的位置: 首页 > 白银案罪犯高承勇: 杀害11人后停止作案是因害怕天眼

白银案罪犯高承勇: 杀害11人后停止作案是因害怕天眼

新闻 已有31人围观下载手机版参与 2019-01-04 07:33:54 新闻来源:澎湃

“人民公安报”微信公号1月3日消息,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,当天上午,白银连环杀人案罪犯高承勇被执行死刑。

1988年到2002年,高承勇在甘肃、内蒙古两省区共杀害11名女性,年龄最小的被害人只有8岁。31年后的今天,一切终于尘埃落定。

2018年1月19日上午,人民公安报记者随公安部疑难命案积案攻坚工作组到达甘肃白银,在看守所里见到了高承勇。为了避免引起他的情绪变化,记者把采访提纲交给案件主审员——白银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强明生,由他提问,记者在一旁记录。

以下这段对话揭露了那些鲜为人知的细节。

“我也想控制自己,可我的心理出了问题”

强明生:你最近吃得怎么样,睡得好不好?

高承勇:还可以。

强明生:有什么想说的吗?

高承勇:待了这么久了,想了很多事情。不过想说的都已经说了。

强明生:那你说说,到底为什么做了这么多案子?

高承勇:说过了,因为经济状况不好。

强明生:怎么不好?你认为什么样是好?

高承勇:日子能过得去,有吃有喝,我就不会干了。当时的条件实在太差了,所以只能去做那些事。

强明生:那时候家家都差不多。我也是穷人家的孩子。

高承勇:可你能挣工资呀。

强明生:我也是靠努力才有学上的。仅仅因为穷就去干这么多案子,你这理由不能说服我。

高承勇:那我不知道,要不你帮我分析吧,你比我有文化。

强明生:那你要把心里想的都原原本本地说出来,我请老师帮你分析。

高承勇:我最近说的都是实话,你不相信?

强明生:我看不透你。

高承勇:看不透就别看了。我也没办法。有些事实在是想不起来了,细节也记不清了。我也常常想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这么做,总之是命太苦了。

强明生:你的朋友多不多?比如同宿舍的同学、工友?

高承勇:没有。我不善于交流。

强明生:我听说你上学时因为跟老师发生矛盾,就把他养的鸡弄死了,有这事吗?

高承勇:绝对没有。

强明生:你有什么爱好吗?

高承勇:写字。我打工的时候只要有空还会练字。

强明生:喜欢看书吗?

高承勇:有一段时间常看《福尔摩斯探案集》,也看言情和武侠小说。

强明生:你爱读书,为什么高考成绩不好?

高承勇:英语成绩上不去。该背的东西记不住。吃了记忆力太差的亏。

强明生:可我觉着你记忆力很好,那么多案子都记得清清楚楚。

高承勇:有些东西想记记不住,有些东西想忘忘不了。

强明生:有的案件你是坐车去的现场,有的案件你是骑车去的,有的又会中途下车,这是为什么?

高承勇:我怕被警犬发现。

强明生:你做这么多事,跟你看过的书有关系吗?

高承勇:没有。

强明生:现在能说一说到底是什么想法让你去做了这么多案子,或者说杀了这么多人吗?

高承勇:我跟她们没仇没恨,杀她们一是因为穷,二是因为她们反抗。

强明生:那个8岁的小女孩也反抗了吗?

(高承勇低下头,垂下眼皮,沉默。这是他最不愿面对的问题。)

高承勇:做了那个小女孩的案子后我也想了好几天,问自己为什么这样做。我也想控制自己。可我的心理出了问题。有时候很善良,有时候很疯狂。

强明生:你后来为什么停止作案?

高承勇:害怕天眼。

强明生:你想到自己最后还是被发现了吗?

高承勇:迟早的事。我一直关注着新闻报道。后来也在网上看。最后一次是从微信里看到的。后来我听说公安部来人查,我感觉快出事了。我想到外地去,可是还没走你们就来了。

强明生:说说你的家庭吧。你的婚姻生活幸福吗?

高承勇:说不上幸福不幸福。

强明生:为什么这么说?

高承勇:我上学的时候有个女朋友,她无可挑剔,长得好,学习也好,对我也好。只是后来她考上中专,我配不上她。后来认识了我老婆,她和我性格不合,是个直性子,但是心好。我一开始不同意结婚,但是父亲借钱帮我操办婚事,最后还是结了。

强明生:婚后生活怎么样?

高承勇:贫困,更加贫困。穷得让我没法选择。

强明生:你婚后对生活有什么样的期待?

高承勇:就想有个工作吧。

强明生:据我所知,你常年在外打工。都干过什么工作?

高承勇:主要是搬运和装卸,我喜欢干这些,干多少活儿就挣多少钱,不会吃亏。

强明生: 你多次说犯罪是因为贫困,这是完全错误的想法。

高承勇:我知道。

强明生你认为如何避免受到像你这样的人的伤害?

高承勇希望政府多装些天眼吧,这个最管用。

心理测试结果是他属于正常型心理

据白银市白银区看守所副所长陈声波介绍,他曾对高承勇做过多次心理测试,感觉他内心的那道门是封闭的,不会轻易对任何人打开。他是一个充满戒备心理,防卫心理的人。每次提讯高承勇时,陈声波都试图尽力打开他的心扉,探索他的犯罪根源。但是,每当谈话进行到关键时刻,涉及到关键问题时,高承勇都会对抗和抵制,要么闭口不说,要么顾左右而言他,要么瞎说一气。

高承勇对外界信息的接纳属于分析型的,在做心理测试题时,他每道题都会仔细看很多遍,认真斟酌,揣摩,而后再答题。而最终,得出的结果是他属于正常型心理。

偶尔,高承勇心情好的时候,也会提起生活中那些温暖愉快的事,譬如,他小时候和妈妈在老家时,妈妈炒菜,他添柴烧火,帮妈妈做饭的事,譬如他和初恋女友的感情。

更多的时候,高承勇的内心里装着的都是一些负面的情绪,譬如他始终认为自己是一个很自卑的人、孤独的人,甚至也承认自己是一个变态型性格的人。由于性格孤僻,内向,他的人际关系一直都不怎么好,几乎没有什么朋友。

有一次,陈声波让高承勇随便画一幅画,想画什么画什么。

高承勇接过笔来,画了一座房子,一棵树,还有一个裸体的男人。他画的那座房子,很像一座庙宇。画的裸体男人有些像他自己。

陈声波为高承勇做心理测试时,他亲笔画的房树人。

陈声波说,高承勇内心的某些情绪和感觉,或许就潜伏在这幅画里,需要一些时间去解析与探索。

高承勇希望早点执行死刑,尽快结束这些事

宣判前一天,管教民警吴育祥问高承勇:“能想到判决结果不?”

高承勇说:“肯定判死刑。”

吴育祥问高承勇:“对判决结果能接受吗?”

高承勇说:“刑事判决能接受,民事判决有异议,因为我没有钱赔受害者家属。”

高承勇又问:“啥时候执行?”

吴育祥说:“根据法律规定估计得有一段时间,现在说不准。你怕不怕?”

高承勇说:“不怕。”

他希望早点执行死刑,尽快了结这些事,日子越长,给家里人带来的压力越大,影响他的两个儿子。他活着一天,他家里人就牵挂他一天。他死了,时间久了,家里人就把他忘了。时间能解决这些问题。

高承勇还问起吴育祥捐献器官的事,说能捐的话就捐了,能给一部分钱赔偿被害人家属,赔多少算多少吧。

高承勇曾对吴育祥说,如果最后那一天来了,他想吃顿羊肉泡馍,再抽几根烟。

(原题为《本报独家对话“白银案”罪犯高承勇丨杀害11名女性后,他为何停止了作案?》)

侧边广告图